<cite id="pvtxt"><strike id="pvtxt"></strike></cite>
<var id="pvtxt"><dl id="pvtxt"><progress id="pvtxt"></progress></dl></var>
<cite id="pvtxt"><video id="pvtxt"></video></cite><var id="pvtxt"></var>
<menuitem id="pvtxt"><strike id="pvtxt"></strike></menuitem>
<var id="pvtxt"><strike id="pvtxt"><listing id="pvtxt"></listing></strike></var>
<var id="pvtxt"></var>
新聞動態
詳細信息

解讀|火鍋的歷史

我國的火鍋,歷史悠久,源遠流長。火鍋,古稱“古董羹”,因投料入沸水時發出的“咕咚”聲而得名。它是中國獨創的美食,歷史悠久。據考證,解放后出土的東漢文物“鑊斗”,即為火鍋。浙江等地曾出土五千多年前的與陶釜配套使用的小陶灶,可以很方便地移動,可以算是火鍋初級形式。北京延慶縣龍慶峽山戎文化遺址中出土的春秋時期青銅火鍋,有加熱過的痕跡。奴隸社會后期,出現了一種小銅鼎,高不超過二十厘米,口徑十五厘米左右。人們稱這種類型的鼎為“溫鼎”,它小巧便利,可以說是一種較好的火鍋了。漢代出現一種稱為“染爐”、“染杯”的小銅器,構造分為三部分:主體為炭爐;上面有盛食物的杯,容積一般為二千伍佰至三百毫升;下面有承接炭火的盤。可以推斷這就是古代單人使用的小火鍋。唐宋時,火鍋開始盛行,官府和名流家中設宴,多備火鍋。在五代時,就出現過五格火鍋,就是將火鍋分成五格供客人涮用。那時的火鍋又稱暖鍋,一種是銅制的,一種是陶制的,主要作用是煮肉食用。到了清代,各種涮肉火鍋已成為宮廷冬令佳肴。嘉慶皇帝登基時,在盛大的宮廷宴席中,除山珍海味、水陸并陳外,特地用了一千六佰五拾只火鍋宴請嘉賓,成為我國歷史上最盛大的火鍋宴。

   火鍋最初流行于我國寒冷的北方地區,人們用來涮牛、羊、雞、魚等各種肉食,后來隨著我國經濟文化日益發達,烹調技術進一步的發展,各式的火鍋也相繼閃亮登場。到了清朝末期民國初期,在全國已形成了幾十種不同的火鍋而且各具特色。

火鍋湯汁用得最多的是紅湯汁,其次是白湯汁(包括酸菜湯)。紅湯汁即辣味湯汁,用濃湯與辣椒、豆瓣、豆豉、醪糟汁、冰糖、精鹽、多種香料等熬制而成。白湯汁即用老母雞、肥鴨、牛骨頭、牛肉、羊肉、蔥、姜、等熬制的湯汁,一般與紅湯汁配合使用。 蘸料味碟是涮制火鍋不可缺少的部分,常見的有麻油味碟、蒜泥味碟、椒油味碟、紅油味碟、辣醬味碟、川琦蘸料碟、醬汁味碟、韭菜花味碟等。在火鍋中涮燙的主料剛出鍋時溫度較高,若將剛從鍋中撈出的主料在味碟中蘸一下,能使滾燙的原料降低溫度,便不會燙傷口腔。

   火鍋不僅是一種烹飪方式,也是一種用餐方式;不僅是一種飲食方式,也是一種文化模式。火鍋不僅是美食,而且蘊含著不少飲食文化的內涵,為人們品嘗時倍添雅趣。正如列維·斯特勞斯所說:“人們選擇食物是因為他們看中了食物所負載的信息而非它們含有的熱量和蛋白質。一切文化都無意識地傳遞著在食物媒介和制作食物的方式中譯成密碼的信息。” 那么火鍋傳遞了哪些文化信息呢?

首先,火鍋多樣化的原料和調料充分體現了中國傳統的陰陽五行之說。《尚書·洪范》中講到:“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咸、苦、酸、辛、甘五味再加上淡味可按陰陽歸為兩大類:辛、甘與淡味同屬于陽,酸、苦、咸味屬于陰。它們各有不同的作用,如《珍珠囊》所載:“辛主散,酸主收,甘主緩,苦主堅,咸主軟;辛能散結潤皂、致津液、通氣,酸能收緩斂散,甘能緩急洞中,苦能燥濕堅陰,咸能軟堅,淡能利竅。”這就是樸素的五行統轄五味的營養保健觀點。《內經》也說:“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五味入口,藏于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各種谷物、禽肉、蔬菜、菌類、調料等均可歸入五味中,所以要膳食均衡,營養全面,就需要飲食多樣化。《內經》的《素問·臟氣法時論》篇說:“五谷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火鍋不拒葷腥,不嫌寒素,用料不分南北,調味不拒東西,山珍、海味、河鮮、時菜、豆腐、粉條,來者不拒,一律均可入鍋,體現出其他食品難以企及的極大的包容性和豐富性。

    這不僅反映了中國人在吃這一問題上的極為開闊的心胸,也折射出“兼濟天下”這一儒家傳統尊崇的價值理念。所謂五味入口,各有所歸;百菜下鍋,各取所好。火鍋的吃法具有極大的自由度和可選擇性,令食者隨心所欲,正所謂“一鍋紅湯,煮沸世界”!


澳门赌场真钱